【维尤】一步之遥 05

※私设如山,花滑不按基本法,OOC
※37岁移民加国的维克托和次时代花滑ACE尤里(25)的故事

※因为老福特的BUG问题能看到这篇文章就是缘分,我给大家拜个早年

前文:01 02 03 04


尤里是在医院的电视上知道自己保住了那十分的积分,那时医生正在给他写病历报告,医生叫了他好几次才回过神听取结果。他出门时看见门外的雅科夫拿着手帕在脸上胡乱擦着什么,嘴里还在碎碎念着浓重的俄语。他走过去拍了拍雅科夫的肩膀,告知了自己并没有什么严重伤势的情况。最后被雅科夫提回了奥运村。


维克托一直没有走,等着雅科夫一行人的回来,电梯门打开时,尤里对他的到来先是感到讶异,随即便收敛了表情无视了他,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甩给在原地的维克托和雅科夫一个“不愿交流”的背影。


两人简单交流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维克托在按下电梯按键后,驻足了一会,在电梯门打开之后,掉头转身,走向尤里的房间。让他意外的是,房间的门并没有关严实,是虚掩着的,他在敲门两次得不到应答之后,便停下了手,察觉到了刚刚被自己敲门声掩盖的水流声。他推开虚掩的门,房间里并没有开灯,只是浴室的门缝透出一丝光线


推开浴室门,尤里瘫坐在地上,花洒还开着,冒着热气。维克托看到这一幕时大脑一片空白,回神过来,拿好浴室架子上的浴巾大步走到尤里的身边,想要把他裹好抱走。谁知刚刚靠近就受到了尤里的强烈反抗。

“你放开我”他的声音不如从前那般强势,语气也软了许多“放开……”

“尤里”维克托想把坐在地上的尤里拉起来,却被他打开

“我不要你过来……”已经明显带着哭腔的声音让维克托有些措手不及“不要你过来……”

“好冷……太冷了……”

听到这句的维克托又试图把浴巾盖在尤里身上,接触身体的瞬间,维克托感受到尤里在发抖。他对上了那张精致面容,花洒让他分不清那些晶莹液体是水还是泪,那双祖母绿的双眸不知是因为水蒸气还是眼泪氤氲一片。他的呼吸很急促,似乎想抓住能力范围内的一切氧气。

"我去叫雅科夫来"维克托关掉花洒,为尤里裹好浴巾。

"不!"刚温顺下来的小猫猛地抓住了维克托的手腕,"我没事……不用叫他……"

"你现在状况很糟糕"维克托一脸严肃,"就算你事后怎样责怪我也随便你,我必须告诉他"

「PTSD」
这个简写跳入维克托的脑海。他从没想过尤里会患上PTSD,但是现在他并不确定。现在唯一需要做的是找到雅科夫带尤里去看医生。

"我真的没事……"手腕上的力道松了一点,颓败的金发因为水流的关系贴在他白皙的脸上“我知道,我自己是什么问题……真的……真的没事……求你,不要告诉他……”

“尤里你……”他知道此刻顺着那人的意思完全是大大的不负责任,但是面对这样的哀求他根本没办法拒绝。

维克托在很久以前就很想看这只猫咪耷拉下高贵的头哀求人的样子,他那时想自己肯定会对猫咪的要求无所不应。现在就是了,事实印证他确确实实对尤里无可奈何,但是这也让他饱受煎熬。

“那好,我不告诉他,但是你必须向我坦白一切,尤里”那双冰蓝色的眼里有着不容拒绝的坚持,“ 你不能隐瞒任何相关细节,你知道吗?”

“你没办法骗过我的,尤里”维克托预计着这句话信心满满底气十足,说出口才发觉自己也藏着心虚

浴室里沉默了半晌,只有水滴落在瓷砖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好”坐在地上的人勉强吐出一个字,随后被维克托拦腰抱起,抱离了洗浴区


维克托把帮尤里褪下的衣物全部拿走,用另一条崭新的浴巾擦干他身上的水,再给他裹上厚实的浴袍,强行把他的腿塞进棉被之后让他俯靠在自己腿上上,自己则打开吹风机轻柔地将他的发丝吹干。全程二人不发一言,尤里急促的呼吸也缓和下来,一开始发抖的身体也趋于平静

浅金色的发丝触感让人怀念,尤里的头发每过一阵子长度便会让人难办,扎马尾太短,披着又挡住视野,他那时得空会帮他梳一个麻花辫顺带过束着其他发丝,这种时候总是会被队里其他人笑着揶揄尤里应该去女单。十多岁的少年连年轻气盛都称不上,反驳都说不上几句人家都会以他年纪小混过去,剩下少年一个人气的半死,白皙的肌肤泛出红晕,把嘴翘地老高。喜怒全写在脸上的尤拉奇卡,于他而言是他不多愉快的回忆之一。

“还冷吗?”他收好吹风机,试探性地问

“……”而早已有人把他的大腿当了枕头,呼吸平缓地入梦

总归是只任性的猫啊

维克托将他拥入怀中,安静地呼吸怀中人的气息。

意外的温存,是他今天最满意的事情


蒙特利尔冬奥会的花滑所有单项比赛都被推迟,主办方因为场馆设施出现的重大纰漏饱受媒体刁难。全世界最好的花滑运动员在团体赛通通摔了个七荤八素,让·雅克·勒鲁瓦在媒体面前慷慨陈词,声称要抛开国籍的局限性站在所有花滑运动员的战线上问责加国奥组委,称这是对加拿大国民对政府高度信任的辜负和对国民对冰上运动热情的损害。并向所有外国参赛的花滑运动员致歉。也向身心受创却仍旧艰苦奋战 展现最高技艺的运动员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尤里对于JJ在媒体前的游刃有余看的目瞪口呆,不过当他听到“……我要向冰场上我永远的对手,生活中最珍爱的朋友尤里普利赛提送上最好的祝福……”之后他就果断关掉了电视

「谁跟那家伙 是'最珍爱的朋友'了」


比起JJ惯例式的热情,他房里的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他看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礼貌客气地接过了客房服务的早餐之后,笑眯眯地问他要不要喝一杯红茶。
而他前几天才跟这个人发生过不愉快,更前面一点他们吵过,他对昨晚发生了什么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当然,在他看见他被换好的浴袍(以及浴袍下一丝不挂的自己),他也拒绝去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

“所以,尤拉奇卡”眼前的男人优雅地喝完了茶,慢悠悠地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口呢?”

“哈?”他昨晚承诺了什么不该承诺的吗

“答应嫁给我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似乎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般


向维克托说明自己的病情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令人抗拒。Panicdisorder,惊恐障碍。这种心理引起生理反应的病症并不是洪水猛兽(“医生是这么跟我说的。”在看到维克托对他给出的定义表示了无声的反对之后,他补了一句),麻刺感、冒冷汗、不可控的哭泣、发抖,那种濒死的感觉,会在几十分钟之内产生并消散。

“不是什么有生命危险的病,医生连药也不用开”他坐在床上,并不去看维克托此时的表情,努力把这件事说的轻松一点

“那么尤拉奇卡”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开了口,而之前对于他可能患上PTSD的不安也得到了些许缓解,“既然这是种没那么有危险性的病症,你为什么抗拒告诉雅科夫呢”

“雅科夫年纪大了什么都比较保守”他解释地很轻快“如果他知道了不管我再怎么说明,他也不会让我再上场了”

“所以你也不准告诉他!”随即他努力变得语气恶狠狠一点

“尤里”试着平静地去阐述这件事的问题,结果开口便泄露了担忧的心情“很抱歉我的年纪也大了,我认为他的做法是对的”

“你在团体赛那种不管不顾不要命的比赛方式,我不希望出现下一次了”

“你确实有可能真的就那样如你所想,死在冰面上”


“维克托”尤里少见地喊了他的名字,打断了他的发言

“你远离赛场太久了”


“你当年又为什么宁愿腿上划了那么大个口子止血包扎就继续了,你下来的时候纱布全是血”他的反问在维克托的意料之外。

那年的大奖赛分站赛,他在自由滑上不慎冰刀划伤了腿,鲜血打湿了演出服,他也是这样,止血,包扎,回到冰场,然后滑完全程靠着短节目拉开的大差距夺冠。

“你还记得赛后你怎么说的吗?”尤里轻笑

维克托当然记得,自己虚的不行的时候,披着三色国旗,对着镜头强装从容

「“我是不重要的,俄罗斯才是大过于天”」


“全国所有的女人都为你哭了”尤里戏谑道“有人说你卖惨,有人说你爱国,不过你确实就像苏联时期的模范一样,成了俄罗斯的英雄,那是你第一次授勋”

“我不知道你关注了我这么多年,尤拉奇卡”果然,一句话就让小猫刚刚温柔下来的表情迅速绷了起来“但是那不是你这次拼了命也要比完的全部理由,不是吗?”

“我不知道,维克托”尤里看着他的眼睛“但是你为什么不猜猜呢?”语气玩味

维克托越发觉得错过了这只小猫的成长实在是愚蠢太可惜了,这大概会是他一生做出最错误的决定

床上的少年收回了他的目光,放空了视野,自顾自地说了起来,神情柔和地像在复述中世纪的诗篇

“一个花滑运动员,几岁开始练习滑冰。然后从最小的比赛开始,一步一步,走到全国选拔。你好不容易才学会跳跃,人家可能已经会三周了。就算都说小孩子的柔韧性最好,男性少年组的贝尔曼质量也是有高低的”

“你可能在少年组夺冠,在洲际赛折桂,大奖赛分站,大奖赛总赛,世青赛,青奥会,一个个你终于都拼过来了,你那时就知道运动员比的不是努力,是天赋。因为努力是所有运动员必备的东西。你庆幸上帝给了你这些,所以国家才会只是给你资助,让你继续学下去。那些和你一样努力但是没有天赋的人,没有人看到他们”

“进了成年组,你发现力量不如其他人,然而你的发育关来了之后,你才发觉这是场赌局,50%你跨过去,50%你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法阻止你花滑事业的终结。你对自己的身体无可奈何。等你跨过去了,那些你曾经拿手的动作通通陌生起来,你会的都不会了,你曾经拿手的三周让你摔了一次又一次,你15岁轻而易举把冰刀拉过头顶,你23岁还没举过头顶就腹肌撕裂”

“维克托,不管是我们当中谁也好,能站到这个位置,已经足够幸运了”

“不管是打封闭,手术,说到底我们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这关乎太多人和事,我们也无法把自己置于最优先”


“尤拉奇卡”维克托眼神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耐人寻味“你也知道成就都会被超越,记录都会被打破, 在你之后,总会有人跳出五周跳”

“就像我,人们再提起我时,已经是过去式”

“我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我确实是亲眼目睹你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时代终结的”尤里别过头靠墙,迎上维克托的视线


“我也知道,下一个轮到的就是我自己”





tbc.


那句爱国宣言原文来自Burberry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Bailey

最后引用来自于滨崎步 duty


关于惊恐障碍:属于焦虑症一种,无生命危险

关于PTSD:创伤后精神紧张性(精神)障碍


感谢大家的关注,很多时候也是托了大家的福才会考虑到更多方面和看到不同视角

鞠躬


评论(11)
热度(143)
© Riscar / Powered by LOFTER